它不像大熊猫一样好运” :对加州湾鼠海豚迟到的抢救

发布时间:2018-01-26 15:11  来源:中国环境报  阅读:2040  【字体:   】  【打印】


W020180118362005799961

2017年10月19日,科学家团队从海中捕获第一只加州湾鼠海豚。VaquitaCPR供图 

2017年12月22日,在位于美国首府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宪法大道的法院里,来自美国商务部、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财政部、国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员坐在被告席上,接受来自3家环保机构的4名律师的控诉。 

律师的“委托人”不是人类,而是一种名为加州湾鼠海豚(Phocoena sinus)的动物。因为可爱的外型,也有人叫它小头鼠海豚(Vaquita)。在过去几年里,这种全世界最小鲸类的总数平均每年减少39%。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统计,到2016年底,加州湾鼠海豚只剩下30只。 

“联邦政府的漠不关心将它们推向灭绝。”美国国家海洋哺乳动物基金会的沟通顾问史蒂夫·沃克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在白鳍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10年后,加州湾鼠海豚极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因人类活动灭绝的鲸类动物。根据多个环保组织和机构的估计,如果人类不采取有效的行动,它将在两年内灭绝。 

来自9个国家的65名科学家组成“抢救小头鼠海豚”(VaquitaCPR)项目组,忙活了3个月,试图将一定数量的鼠海豚圈养保护起来。与此同时,十多个国家的政府、军方、学界和民间组织也在用自己的方式挽救它们。 

它不像大熊猫一样好运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项目科学家芭芭拉·泰勒记得,那是一个有风的下午,她和4位科学家坐在快艇上,出海搜寻加州湾鼠海豚。 

过去,她从来没有近距离见过这种稀有动物的活体。作为人类已知的7种鼠海豚之一,它的体型不算小,成年体长可达1.5米。但它生性胆小又敏感,听觉极其灵敏,只有极少数幸运的人可能在数百米之外,通过望远镜窥见它浮出水面。1958年,人们是因为在海滩上看到它的遗骸才知晓这个物种存在。 

更多人看到加州湾鼠海豚,都是被重重渔网包裹的死尸,光滑平整的皮肤上有勒痕。仅2017年前4个月,就有4只加州湾鼠海豚被发现死于非法刺网。海滩上、死鱼堆里……自1997年加入观测和保护加州湾鼠海豚的团队以来,泰勒常常要面对让她心碎的场面。 

这些小家伙仅在墨西哥加州湾北部的一小片海域生活,栖息地面积不足4000平方公里。在手机上看美洲地图,这片区域只有指甲盖大小。渔业和旅游业是当地居民的主要收入来源,尽管渔民对加州湾鼠海豚毫无兴趣,但渔网不会放过它们。 

“加州湾鼠海豚是我眼里最迷人的动物。” 泰勒几次在梦里见到它们——头部浑圆,眼睛被黑色的圆环包围,嘴唇也是黑色,“就像涂了唇膏和睫毛膏一样”。因为可爱的“黑眼圈”,加州湾鼠海豚也被人称为“海中大熊猫”。 

“希望它能像大熊猫一样好运。” 泰勒说。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国就在卧龙等地建立了自然保护区,世界各国科学家也积极开展人工繁育行动,大熊猫种群数量回升。 

10年前,7个国家的科学家展开拯救白鳍豚行动,它们是加州湾鼠海豚的近亲。然而,团队在长江上进行了40多天的大规模搜索,没有找到白鳍豚的踪迹。 

泰勒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为了找到并更好地照料这些珍贵的动物,我们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参加“抢救小头鼠海豚”项目的65位科学家里,有超过10位顶级海洋哺乳动物专家,有来自荷兰、香港专职养护鼠海豚的兽医和来自格陵兰岛与丹麦、曾经成功搜救另一种鼠海豚的专家。 

早在9月捕鱼季节开始前,他们就在水中布下了36个声波探测器,还找到了最有经验的加州湾鼠海豚观察员。项目组甚至调用了美国海军的军用海豚,经过培训后,这些海豚能够高效地寻找加州湾鼠海豚,并跳出水面标记位置。 

第一天就有好消息,两只加州湾鼠海豚被成功定位。搜救团队很快就到达了足够近的位置,行动随时可以开始。 

第一次行动失败了 

泰勒跟了它们3天。 

尽管已经做了周密的计划并反复排演,她还是忐忑不已。实施捕捉行动前,她专门测算过,风力小于15公里每小时,水面条件不会太震荡,捕捉操作不至于误伤加州湾鼠海豚。 

不久,目标就游进了事先布置好的轻质渔网,它轻松地游动、呼吸,没有惊慌和挣扎。通过海绵制成的柔软担架,加州湾鼠海豚被转移到建设在附近海湾的避难所——一个直径15米、用大网隔开的圆形水域。 

“真正这么近地接触加州湾鼠海豚,反而没太激动,完全专注于检测心率和呼吸。”泰勒回忆,当时有9名科学家和她一起负责监护。 

那是一只约半岁大的小加州湾鼠海豚,可能刚断奶。一进入泳池,它便开始快速游动,心率显著提升。在场的兽医推测,它可能无法适应生活条件的改变。考虑到它年龄很小,无法繁衍后代,人们很快将它送回了最初捕捉它时的水域。 

很多动物专家从一开始就反对捕捉并圈养加州湾鼠海豚的计划。在他们看来,这次行动背后有巨大的风险。 

参加此次救援行动的杜克大学海洋生物学家安迪·瑞德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要是在20年前加州湾鼠海豚数量接近600只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接受这个方案。 

“如果它们灭绝的时间是12点,那么现在已经是11点59分59秒。它们的数量急剧减少,以至于即将消失,这是我们同意少量捕捉的唯一原因。”瑞德说。 

他还参与了回收刺网的行动。10天时间里,他们从水中捞出了近30万米长的刺网。而墨西哥总统早在2015年4月就对这片水域实施了为期两年的刺网捕鱼禁令,并于2017年将该禁令永久化。 

“墨西哥政府甚至给每户渔民发放补偿,防止他们为了盗捕,误伤加州湾鼠海豚,但这些补偿资金大多被用来更新船只发动机和捕鱼设备。”瑞德说。 

按照泰勒的估计,在墨西哥政府的大力保护下,加州湾鼠海豚的数量应该每年增长4%,但仅2015年一年,它的数量就灾难性地骤减49%。她知道,盗捕屡禁不止,是因为这片海域生活着一种被称为“水中可卡因”的石首鱼,它的体型恰好与加州湾鼠海豚非常接近。 

香港上环“干货街”终日飘散咸腥的味道。隐藏在鱼虾和干贝之间,有一种名为花胶的东西。它是鱼的鱼鳔,和海参、鲍鱼、鱼翅并称“鲍参翅肚”,在民间说法中,它是非常营养的滋补品。 

其中,石首鱼的鱼鳔是最名贵的,被称为“金钱胶”。2015年底的价格高达每千克300万元人民币,在黑市依然供不应求。尽管香港、中国大陆、走私中转站美国和原产地墨西哥都禁止并大力打击走私石首鱼鱼鳔的犯罪行为,依然有人铤而走险。 

如今,诸多明星为抵制鱼翅贸易发声,却少有人知道,石首鱼鱼鳔走私正在将另一种生物逼入绝境。 

“这就像你想实施交通管制,却有人从帝国大厦上往下撒钱。”泰勒说。曾有科学家和环保机构到香港暗访,一家店主坦言,很难想像“干货街”的店铺门口不再公开摆放齐肩高的花胶。这里很多老店都开了近百年,甚至比人类知道加州湾鼠海豚存在的时间还要长。 

死亡的场景震撼了所有人 

在泰勒看来,第一次捕捉行动证明“抢救小头鼠海豚”项目是可行的,他们有能力完成整套操作。墨西哥环境和自然资源部长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次成功的行动创造了历史,我们确信能够拯救它们,加州湾鼠海豚不至于灭绝”。 

两周后,他们实施了第二次捕捉行动。情况比上次还要顺利。 

行动开始不久,一只成年雌性加州湾鼠海豚入网。比起那只半岁大的小家伙,它要平静得多,兽医没费什么力气就完成了呼吸、心率和脏器的检测。“这简直就是理想的圈养对象,年龄合适,身体健康,对环境变化的反应也很小。”泰勒说。 

没人料到,它刚被放进事先准备好的避难所,就立刻向一侧游动,直至撞到边界的水网。然后它迅速转身,向另一个方向游去。这一次它在撞到边界前,就像游泳运动员一样翻身,向前游去。 

过了大约半小时,它突然停了下来,似乎筋疲力尽。人们将它放回大海,它兴奋地往前游了一段距离,突然又掉头撞向小艇。被打捞起来时,它已经停止了呼吸。 

人们将它放进氧气环境、做心肺复苏、静脉输液……3个小时里,它一度恢复心跳,但又心脏骤停。死亡的场景震撼了所有人。“唯一庆幸的是它没有怀孕,也不在哺乳期。”泰勒沮丧地说。 

“加州湾鼠海豚可能没有其他鼠海豚那么健壮。我感到心碎,这说明圈养繁育的计划不能实施。除了打击盗捕,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瑞德说。 

解剖结果显示,第二次行动后死亡的加州湾鼠海豚死于心脏病。墨西哥环境和自然资源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中称这是因为它的年事已高,与捕捉行动无关。“抢救小头鼠海豚”项目决定无限期停止捕捉行动,这场全世界科学家、动物爱好者关注的行动上线仅一个月。 

2017年8月,中国、美国、墨西哥三国在一次三方会议中承诺就加州湾鼠海豚濒临灭绝的问题“立即采取行动”。沃克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所知的“行动”只是同意建立联合行动处。 

同年12月,日内瓦举行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第69次会议,183个缔约国的代表就加州湾鼠海豚、穿山甲、大须鲸等濒危物种的生存问题进行讨论。中国、美国、墨西哥三国宣布将建立高级外交使团,采取有效的行动打击盗捕和走私,保护加州湾鼠海豚。 

“对我来说,最大的教训就是不要等到最后一刻再去尝试拯救一个物种。但作为一个动物学家,我绝不会放弃。”瑞德说。这也是动物保护领域尴尬的现实,研究人员通常可以预测一个物种的衰落,但真正有力的政府、大公司和其他实体关注太晚。 

“事实上,10年前我们就应该开始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