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的公厕都特别脏?

发布时间:2017-12-10 10:20  来源:中国环境报   阅读:8521  【字体:   】  【打印】

近日,国家旅游局再次发布了厕所革命三年计划,说是要在2020年新建改建厕所6.4万座,达到“数量充足、分布合理,管理有效、服务到位,卫生环保、如厕文明”的目标。

emmm,在2015年的时候,国家旅游局就制定过一次厕所革命三年计划,并给各地支持了10.4亿厕所专门资金、超过200亿的配套资金用于厕所建设,要在2017年新建改扩建旅游厕所5.7万座、实现“数量充足、干净无味、实用免费、管理有效”的目标。

结果是厕所数量以6.8万座超额完成,但干净无味嘛,还是个大问题。

世界经济论坛在4月份发布了一份《2016-2017旅游业竞争力报告中》,参与排名的一共有136个国家,中国的旅游竞争力排到世界第15名。但在具体的衡量标准中,比如旅游的基础服务设施,中国位于92名,卫生条件中国位于67,都比较靠后。

2016-2017旅游业竞争力报告中

其实,我国公厕的状况一直都比较糟糕。

厕所改革了几十年

清末的时候中国的卫生状况世界一绝,在外国公厕非常普及、甚至用上抽水马桶的时候,北京、上海、天津等地的市民还在随地大小便,只要在商铺之外的地方,人中黄人中白随处可见。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因为实在不能忍受市民随地大小便的习惯,在北京、天津实行了公厕制度,并且第一次发布了禁止全城随地大小便的禁令。遗憾的是,八国联军退出北京之后,公厕制度也没有延续下来,市民依然随地大小便。1911年,北京城区只有8所公厕,其中3所为官建,5所是私建。

1949年的时候,全北京城也只有500多所公厕,还全都是旱厕。为了预防各种疾病,新中国成立后发动了群众性卫生运动,从“打四害”到文革时期的“两管五改”(管水、管粪,改水井、改厕所、改畜圈、改炉灶、改造环境),各地的旱厕逐渐变为水式冲厕,人工掏粪也逐渐变为机械掏粪,厕所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90年代,国家开始推进农村厕所的改革,厕所的速度开始快速增长。到2003年底,全国有约10.79万座公共厕所。同样是2003年,国家还出台了景区厕所的等级评定标准,按照一星、二星等将厕所按照饭店一样分为5个星级。

2015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我国城市的公厕从“旱厕”完全变成了现代的“冲水厕所”。

女厕永远在排队

虽然公厕的数量越来越多,但我国公厕的人均占有率却在下降。从2006年到2014年,我国公共厕所的数量达到了12.4万座,人均占有率却从2.88万人共享一座一度变成了3.15万人共享一座。

男女厕所的厕位数量也非常不平衡,女厕所几乎永远都在排队,景区的状况尤其严重。通常情况下,在景区上厕所,女性要比男生多等3-5倍的时间,有时候得多等8.75倍的时间,就是男厕已经进了8个人了,女厕还没进一个人。

女生上厕所要排队一部分与男女生的生理结构有关。一份测试表明,男性上厕所的时间为33-45秒,女生则为82-96秒,女生上厕所的时间要比男生多花2倍左右。加上女生还要干些别的杂七杂八的,时间会花得更长。

考虑到这一点,2005年版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建议应该适当增加女厕的建筑面积和厕位数量,男厕的蹲位加上小便池的数量和女厕的蹲位比例应该改为1:12:3,商业区域内的公共厕所男女比例宜为2:3

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CJJ14-2005

但这只是建议,并没有强制实行。所以很多地方都没有照做。

2013年,性别平等工作组发布的《全国九城市公共厕所男女厕位状况调查报告》调查了北京、西安、武汉、杭州、天津、郑州、济南、兰州和广州九个城市的男女厕所状况,发现每个城市的男厕侧位数量都大于女厕。

《全国九城市公共厕所男女厕位状况调查报告》

女生上厕所的时间本来就比男生长,公共厕所在设计时也没有参考设计标准,女厕所不排队才是怪事。

2016年,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了2016年版的《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标准里强制规定女厕厕位和男厕厕位(包括小便池)的比例要按照公式计算,符合一定的标准,而且在人流大的地方,女厕和男厕的侧位得是21

CJJ14-2016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

然而,即使不用费劲排队,看了一眼厕所状况后也不想再上了,因为大多数公厕实在是又脏又臭。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说,在历年的游客满意度调查中,景区的厕所一直都是游客抱怨的大头。2014年度景区各项抱怨指标中,景区的门票因为性价比太低占了吐槽第一位(26.42%),而第二位就是景区的厕所(23.3%),游客认为厕所太脏,不想再看第二眼。

管不过来的厕所

中国的公厕之所以变得脏乱差,一点是因为厕所的设备、技术跟不上,打扫的时候基本都用拖把,拖来拖去只会更脏。二是人太多根本管不过来。

我国的公厕,不管是选址建厕还是维护清洁,基本都由政府管理。就2015年开始的三年厕所革命中,政府就为全国各地兴建和管理公厕投了两百多个亿,之后还得负责清洁管理、厕所文明习惯教育等。这样一来,不仅太消耗财政资金,还非常容易管理不到位。

一个可以借鉴的成功例子是德国。德国的公厕直接交给市场负责,瓦尔公司就是靠着公厕挣钱的大家。

瓦尔公司花大力气设计外观好看的厕所,在厕所中投放广告,靠着广告变现挣钱。瓦尔公司也用各种高科技手段提高厕所的质量,比如在投入50欧分进入厕所之后,厕所会自动播放音乐;厕所还安装了冲洗消毒系统,会在方便完之后自动消毒;一些厕所的马桶上还安装了测重仪,会测出人的体重给出建议;有的还有心跳血压测试仪、便池里还安装有粪便分析仪等。

为了管理,瓦尔公司设立了专门的管理队伍,管理员每天要对自己负责的公厕进行3次检查。瓦尔公司还在柏林安排有了20多辆公厕管理车24小时进行巡视。

日本熊本县合志町的公厕虽然不是由市场负责,但也非常干净,因为将清洁和管理的任务摊给了居民。在行政部门和居民达成一致的选址意见将厕所建起来后,行政部门就不管了。居民们按着日本式住宅“脱鞋上厕”的方式,也脱掉鞋子之后才进公厕。所以公厕会保持得特别干净。

缺失的厕所文化

想象日本那样实现居民和行政部门共同管理公厕,在我国有点不太可能。毕竟我国公厕脏乱差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锅得由不文明的如厕习惯来背。比如像扯哈达一样扯卫生纸。

站在马桶上方便,乱尿乱扔等。

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也直接点名过这个问题:

如厕不文明,是我国公民在境外饱受诟病的痛点之一。我国公民在境外的形象受到一些负面评价,许多就与不文明的如厕行为有关。

如厕所不文明不仅导致自家公厕脏乱差,还去国外给祖国丢了人。

我国长期以来都缺失了厕所文化的教育。因为厕所是个禁忌话题,是脏和不洁的代表,所以能远离就尽量远离。

而日本就因为厕所教育深入人心,日本的厕所改革才能快速推进,变成现在的世界著名清洁国家。在30多年前,日本的厕所也暗、脏、臭过。但从1984年开始,日本进行了厕所改革,第二年成立的日本厕所研究协会提出了“创造厕所文化”的口号,一直致力于打破厕所禁忌观念,提高人们对厕所的重视。

长辈在教育孩子的时候,也给孩子灌输厕神信仰。教育孩子厕神能保佑家人平安,所以厕所必须得打扫干净。日本一些地方还认为,女性如果干干净净地打扫厕所,就能受到厕神的恩惠,生出的小孩子就会很漂亮。

《厕所女神》

这种厕所得打扫干净的观念,在日本的一代一代中传递。而我们在学校、社会、家庭中,都没有这样的教育。

无论再怎么革命,如果解决不了意识的问题,中国的公厕可能会一直脏下去。